拂曉新聞網 > 汴水流韻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

芒種

來源:拂曉新聞網--皖北晨刊    時間:2019-06-04 09:53    作者:

芒種,顧名思義,就是芒和種,芒是指有芒作物成熟,種是指夏種開始。在指導農業生產這個意義上,芒種在二十四節氣中可謂表率。皖北這片土地上,芒種不來,小麥就不熟,仿佛有著“你不來我不老”的旦旦約定。芒種前后,幾乎只需要一天的工夫,麥田就完成從青綠到青黃、又從青黃到金黃的轉變。原野里碎金鋪地,把雪亮的陽光都染成了金色,風吹麥浪,那波濤都是金黃的,一浪一浪拍打過來,拍在農人胸口,農人眼睛里放出的光芒也是金色的。

黃金鋪地,老少彎腰。鄉村五月,老老少少都要動起來,老人燒火做飯,顫巍巍地把咸鴨蛋、大餅和綠豆湯送到田頭,孩子們拾麥穗,捆麥個,那些“壯勞力”們,一人攬著幾趟麥子,身子彎下去,左手摟住麥稈,右手里雪亮的鐮刀唰地抹過來,從田頭到田尾,頭也舍不得抬一下。是啊,“收麥如救火,龍口把糧奪”,別看這會兒頭頂的天空瓦藍瓦藍,忽地一片烏云飄過來,說不定就是嘩啦啦一場暴雨,更怕狂風相伴而來,刮得麥子倒伏一地,飽滿的麥穗泡進水里,不疼死人才怪。

晴好的天,陽光熱辣,云朵雪白——兒時的天空真藍,云朵真白,一大朵一大朵,浮在那兒,慢悠悠地走,慢悠悠地變幻著形狀。布谷鳥總是單槍匹馬,在雪白的云朵下掠過,留下一串“咣咣朵咕”“咣咣朵咕”的歌聲。我們總追著它奔跑,邊跑邊呼喊,“咣咣朵咕,你在哪住?”我們不知道布谷鳥就是書里的四聲杜鵑,我們都叫它咣咣朵咕,“咣咣朵咕,你在哪住?我在王莊家后。吃的啥飯?面條子澆醋。”這首歌謠不知始于誰,不知一問一答中有什么故事,只知道,小時候,每當麥收,布谷總會來,我們總追著它奔跑,追著它唱這首歌謠,直到它成為一個小小的黑點,消失于遠方的天空。彼時,田野金黃,白楊翠綠,田頭河坡的青草地上,粉白的打碗碗花和紫色的七七芽開得綿延無盡,我們跑得汗水淋漓,興奮得小臉通紅。

顆粒歸倉后,緊接著就要“忙種”了。“麥茬豆,豆茬麥”是這片土地上大致的種植規律,麥收后多種大豆,紅芋和玉米也有種植。手工收割的麥茬很短,兩行麥茬之間的空趟里,可以直接點豆子,要翻一下地的,則吆喝著牛,拉著犁子,深深地翻耕一遍,麥茬被埋到底下,化作夏泥護佑莊稼。播下去的種子,在夏天的雨水和陽光里,不幾天就長成一地蔥綠,與之一起蔥綠起來的,還有“野火燒不盡”的草。這時,鋤頭就該上場了,農人光著膀子,脖子上搭條毛巾,毒日頭下,伏著身子,長一鋤短一鋤,鋤鋤相挨,收拾遍地野草。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”,詩誰都會念,可其中辛苦,沒幾人懂得。

要收,要種,要管理,芒種之忙,全年無匹。

與芒種并肩而來的,還有端午節。兒時的故鄉不過此節,不包粽子,因為太忙,也可能因為貧窮得吃不上大米。我只記得,這時節里蘆葦很綠,森林一樣茂密幽深,一場暴雨過后,葦塘里青蛙咕呱咕呱,叫聲密集如雨,響徹記憶。

年歲漸長,久居城市,思鄉之情漸深,記憶里涌出的,越來越多的是農耕生活片斷,那時耕田用牛,割麥用鐮,那時池塘草青,蛙鳴如陣。那時真慢,老酒一樣的“從前慢”。新時代的芒種,與聯合收割機有關,與除草劑有關,與奔向遠方的高鐵有關,只是,再也不關從前,不關慢。

秦桑

【關閉】【打印】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版權聲明

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,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。

視覺·圖片

  • 服務“三夏”保豐收
  • 圖說我們的價值觀:平等
  • 綠色種植促轉型
  • 小小志愿者體驗勞動美
  • 書香機關 悅讀人生
  • 厲行勤儉節約 反對鋪張浪費
pk10最牛稳赚8码计划 洪江市| 绥芬河市| 雷山县| 黄陵县| 海原县| 德惠市| 历史| 弥勒县| 桂阳县| 阿克陶县| 日喀则市| 信宜市| 太康县| 武夷山市| 饶平县| 奉节县| 恩平市| 延庆县| 大余县| 安泽县| 名山县| 吉木萨尔县| 余庆县| 峨眉山市| 石阡县| 饶平县| 锦屏县| 五莲县| 彰化市| 旺苍县| 隆化县| 荃湾区| 噶尔县| 千阳县| 武汉市| 富民县| 永德县| 宜都市|